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hys

上海雅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心情随笔 ] 我在5岁那些事  

2014-05-08 19:06:43|  分类: 雅说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翻开像册,看到自己儿时照片,又打开记忆之门,想起我5岁左右的一些事。这些事以前同女儿聊天说过,可是她们从未激动过,而且还会回敬一句:“老爸记性真好,我们5岁的事情都记不得啦!”

 一个人出生后,究竟几岁开始有记忆,好像科学界也没有准确定论。据说,有的人只记得10岁以后的事,有的人却能记住三四岁的事。我倒还记得5岁左右发生的一些事,不妨说给朋友听听:

 第一件事,是亲身经历,从来没有忘过。

 我的父母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,就居住在提篮桥附近霍山路的“三星里”,弄堂对面有幢又高又大的四层楼钢筋水泥大楼。1949年以前,里面驻扎过美国兵,听大人们说是美国海军司令部。在我五岁左右时,经常和其他小孩一起聚在大楼下面宽广的人行道上嬉玩。有一次,我和小伙伴们玩得正欢,天气好好的,突然一阵倾盆大雨下来,我们全被淋湿了,正当大家惊咤时,听到上面传来哈哈大笑声,抬头一看,大楼窗口好几个美国兵对着我们大笑,其中有的手上还挥着洗臉空面盆。我们这些小孩子,当然不懂他们是在作剧。可是,就在我们准备离开时,突然他们又从上面扔下许多红红绿绿的水果糖,我们这些不懂事的小孩,又一个个奔去捡糖吃了。长大以后知道,国共内战时期,美国海軍插手来过中国。直到新中国成立前的1949525日(刚巧上海解放前夕),美国海軍全部撤离大陆。那时我刚好5岁,一个小孩子对政治当然浑然无知,可是美国人“惹你又给你糖吃”的行为,让人哭笑不得,从小印象深刻。

 第二件事,虽然也是发生在我身上,但是印象模糊,只是每当我大姐提及,才会依稀记得。

 我与许多同龄朋友相比有一点不同,就是我在上小学之前,跟我的大姐还有两个堂姐一道,被大人送往苏州一家私塾学堂念过书。那时只有五六岁的我,只想贪玩,不愿读书。所以,每当坐在课堂里,等到教书先生一进来,我就会大叫撒尿,乘机溜出课堂白相去了。当然,几次下来,教书先生明白我的心思,见我故伎重演,他就过来不让我起身,笑嘻嘻地对说,你就尿在地上吧,只得作罢。不过事后的我,肯定不会老老实实的,因为那时候,识过什么字,读过那些书,我一点也不记得了,可是一次手板心被教书先生用尺条狠狠打疼的情景,刻骨铬心不会忘记。

 第三件事,说来有趣,是从小感受过一位女老师的厚爱,她的温柔形象,曾留脑海久久没有抹去。

 其实这也是我在五六岁的事情,大概父母知道我在苏州念私塾的不争气表现,就把我领回了上海。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二年,由于我还不到上小学的年龄,就被送到怀德路一家幼儿园去了。记得当时家里并不富裕,我每天虽然穿着一般,但很干净整洁,同时我一改原先私塾的表现,在幼儿园里特別听话,不但从未被老师训斥过,相反还得到老师的厚爱。我记得很清楚,每次洗好手等老师发饼干时,我总会多得几块。人家小朋友双手接过就坐在一边了,而老师在我手上放好,还会笑着看我,再用我的手帕包几块放入我的口袋,这个细节被我一直记在心里。我回忆,也许是我每次洗手积极的缘故,因为有许多小朋友常常不洗手,抢先去领饼干被吃牌头的。

 上述儿时三件事,竟然都和“吃”字有关。现在想想,吃糖吃饼干实属平平常常,而从小吃到板子打手心,无疑对我后来读书写字的警示作用,还是非常大的!


[心情随笔 03]  我在5岁那些事 - 上海雅说 - 上海雅说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0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